当前位置:uniongym.com资讯重销售轻研发,核心员工合伙开关联企业
重销售轻研发,核心员工合伙开关联企业
2022-07-11

凯因科技是一家以生物技术为平台,专注于病毒性疾病领域,致力于提供治疗解决方案的生物医药公司。资料显示,公司科创板IPO申请本周将上会审核。公司此次计划发行不超过4246万股,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25%。预计募资规模为10.92亿元,其中7.48亿元用于新药研发,0.44亿元用于营销网络扩建,另有3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。

由于凯因科技多项在研药品涉及乙肝、新型冠状病毒病、流感领域,因此公司上会备受关注。不过,凯因科技招股书透露出的公司重销售轻研发、核心员工兼职经营关联企业,以及涉嫌虚假股东会等一系列问题也让公司上市前景并不明朗。

重销售轻研发

作为一家生物医药公司,凯因科技的经营重心是销售而并非研发。财务数据显示,2017年至2019年,凯因生物研发费用分别为4349.14万元、5322.19万元与3538.18万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.87%、7.54%、4.29%,但同期销售费用分却高达2.95亿元、4.36亿元与5.08亿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60.05%、61.83%与61.57%。

在高额的销售费用中,市场推广费占了大头。数据显示,2019年,凯因科技市场推广费为4.72亿元。2019年,公司有99位营销员工,这样算来,每位市场营销人员花掉的市场推广费为476万元。

医药企业高额的市场推广费一直饱受诟病。2013年7月,因涉嫌严重商业贿赂等经济违法,葛兰素史克被罚30亿元人民币。2016年,《中国经营报》报道称葛兰素史克的巨额罚款并未阻挠国内药企的行贿之路,仅2015年就有山东绿叶制药有限公司、北京凯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、南京(淮安)天颐医药公司、哈药集团生物工程有限公司、珠海和佳医疗设备股份有限公司、江苏扬子江药业、徐州恩华药业等多家医药公司相继被查。

与大幅增长的销售费用相比,近年来,凯因科技用于研发的费用呈现不增反降的趋势。尤其是研发人员的薪酬出现明显下降。招股书披露,2019年,凯因科技支付的研发职工薪酬仅为770万元,对应69位研发人员,平均研发人员年薪仅11.15万元,不及营销人员年薪的一半。

临时股东会被指虚假召开

凯因科技招股书还显示,近年来,公司经历了多次股权转让,但转让价格及转让流程却充满争议。

2017年4-6月,凯因科技部分股东(转让方)和受让方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转让方将持有的凯因科技部分股份转让给受让方,其中海通开元转出800.00万股,元年洛辰转出294.00万股,君睿祺转出396.50万股,转让价格为16.80元/股。

两个月后的2017年8月28日,凯因科技召开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,审议通过《关于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的议案》,发行人股本总数由11,500.00万股增加至12,100.00万股。新增注册资本600.00万元由高林厚健、高林开泰以现金认购,认购价格25.00元/股。这一价格较2个月前的16.80元大幅上涨了49%。

2018年6月26日,元年洛辰与龙磐健康签署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约定元年洛辰将其持有的发行人109.35万股股份转让给龙磐健康,转让价格则是19.50元/股,又较2017年8月28日的增资价出现下降。而报告期内,卓尚湾、卓尚海、卓尚江三家新股东的入股价格最低,仅为6元/股。

招股书披露,2019年8月15日,凯因科技召开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,审议通过《关于公司拟实施员工股权激励的议案》、《关于公司增加注册资本的议案》,同意公司注册资本由12,100.00万元增加至12,736.8422万元。新增注册资本636.8422万元中,卓尚湾、卓尚海、卓尚江分别认购504.3922万元、80.40万元和52.05万元。卓尚湾、卓尚海、卓尚江系发行人用于实施本次股权激励的员工持股平台,认购价格为6元/股。

但有意思的是,工商资料显示,卓尚湾、卓尚海、卓尚江三家公司的成立日期均晚于2019年8月15日,其中卓尚湾、卓尚江成立于2019年8月27日,卓尚海成立于2019年8月30日。

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应该提前通知会议时间、以及会议议程,而上述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的新增股东竟然在开会时尚未成立,这不得不让人怀疑,所谓的临时股东大会究竟是否实际召开过?

核心员工合伙开关联企业

凯因科技的招股说明书还披露,潘海先生是公司首席科学顾问。2017年9月前曾为凯因科技共同实际控制人之一,2019年1月之前曾担任发行人董事、副总经理。而杨柳则是凯因科技员工,通过员工持股平台富山湾间接持有公司股份。

据工商资料显示,2020年3月24日,潘海先生独资成立了北京扬远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、聘请杨柳担任该公司法人代表、执行董事。北京扬远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企业管理咨询,而该公司是否参与了凯因科技的咨询和管理不得而知。